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时尚

送葬诗歌 第一百八十一章 无色的猎手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2:28

送葬诗歌 第一百八十一章 无色的猎手

道路被人改变了。

就算是最愚蠢的人都可以注意到,先前走来的道路被那扇墙壁强行阻断,留在墙上的划痕甚至透过了墙壁的边缘。自己的行动被觉了——看着柯特挥动双手拍打着墙壁,莉琪立刻领悟到了这一diǎn。

与周边布满烟熏火燎痕迹的墙壁一样,堵住通道的墙壁有着完全相同的焦痕,就连边沿处图案都完整的连接在了一起

。简直可以説是刚才两侧的墙壁在某种的机关控制下横折过来组合成了这堵墙。

毫无疑问,这扇墙壁是实心的——因此无论柯特再怎么拍打,透过墙壁传回的只有沉闷的回声。这周围并未现可以调整墙壁的机关结构,而墙角的夹缝上也没有出现有东西挪动过的迹象。

“莱恩斯特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穿着灰色加强制服的守卫走到柯特身后问道,语气中透露着些许怀疑:“你不是説你有同伴先进入了地下通道之中么?为什么按照你同伴留下来的记号,我们却走到了这样一条死路里面?”

跟在柯特身后的那些守卫脸上也大多是疑惑的神情,只有少数几个仿佛要看好戏一样流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用柯特对他们的身份进行介绍,莉琪很快就辨认出了他们是隶属于人才派遣的成员。

就算是在人才派遣机构中,他们也是直接服从于弗朗索瓦院长的精英,从学院毕业的他们已向认为加入这一团体是自己的荣幸。而现在弗朗索瓦院长让一个从属于佣兵管理处的铁级佣兵领导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心甘情愿?

成员间勾心斗角是大部分团体中都会出现的问题,在一些糟糕的人际关系中尤为明显。佣兵管理处与人才派遣机构是死对头,就算达成了临时的利益共同体也不可能让这些法术士轻易听从“区区一个佣兵”的指挥。

叹了口气。柯特指了指墙边残存的划痕,那是莉琪用简单的法术留下的:“看见墙壁的交接处了么?这里原本应该是有条路的,但是现在却被人堵上了——在短短时间里堵上一条路,这应该是你们的领域了。”

柯特拿着一盏提灯在墙壁边上晃来晃去,示意这些法术士们看看莉琪留在墙壁上的划痕。在灯光的照射下,划痕飘散着苍白的魔力——尽管墙角严丝合缝的连接着,但它却像是渗进了墙壁之中。

不用管阻挡在眼前的墙壁怎么样。稍微有些魔力利用常识的法术士都能透过划痕上留下的魔力追随它的前进方向。不过短短一会儿,先前还维持着一副看好戏表情的几个守卫就现那条划痕确实穿过了眼前的墙壁。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佣兵,魔力利用也不过是个门外汉的水准。”柯特摆出了一副随便法术士们如何取舍的姿态。“我想各位法术士先生既然是精英中的精英,解决一下这种水平的问题应该没有困难吧。”

实在没有办法的话,柯特不介意把这堵墙用暴力强行拆除——这当然是下下之策,他可没办法保证对方会不会在这堵墙后面安装陷阱。比起用这种不保底的办法。还是想办法动员一下跟在身边的法术士们比较划得来。

于是柯特的话音刚落。几个先前还一副不愿意受他指使模样的法术士就推开了他们的同僚开始检查起墙壁来。他们似乎比其他那些同伴更有地位,被推开的人大多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功劳与荣誉,这是最容易説服执着于名利的人的诱饵。世人都説法术士有力量、有荣誉、有传统还有思想……但他们似乎都忽略了一件事——大部分法术士都只是普通人,他们的希求与常人无二。

看着一转刚才爱理不理态度的学院守卫们,柯特再一次确定了弗朗索瓦给他的这些人手并非他手下那一小撮人的核心要员。

“莉琪,你那边怎么样了?”

物质上虽然遭到了阻隔,但是灵魂联结并没有被切断,因此柯特到不怎么着急:“也许对面那些家伙可能是想要灭你的口。不过还是麻烦你不要以此作为借口把他们都弄死。活着的人对我们来説比尸体更有用。”

柯特比起任何人都相信莉琪的能力,不仅仅是施展法术的才能还是已经被她掌握的知识。作为法术士的莉琪有着非同一般的战斗力。以及与之等同级别的不可控性——正是因此才会被一些人呼为“灾厄”。

但是那些都已经是过去了……

被折掉翅膀的“渡鸦”已经死去了很久,伴随着渡鸦一同到来的灾厄自然也已经随着时间散去。现在停留在卡特里斯中的两人只不过是过往的残渣,他们渴望的不过是平稳无波的日常而已。

但是事情往往不会按照人们的希望展,就算柯特与莉琪只是想获得最简单的平静生活也一样。这微不足道的要求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奢望——他们没想到让这个希望变成泡影的却是自己。

这是一滩泥淖,越是挣扎陷得越深。

老者借助几乎整个工作室的预存法术来干涉自己都没有成功,柯特可以肯定他们没有办法拿莉琪这么办。柯特担心的是莉琪又犯了老毛病,一不小心就用狂暴的法术将那些胆敢挑衅她的人撕碎。

“一切正常,我还没有看见……”

莉琪原本想告诉柯特自己没有在附近现敌人,但是这句话还未来得及説完就被梗在了嗓子眼里。就算只是站在原地,莉琪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附近空间的气氛生了改变,微妙的危机感慢慢爬升。

呼——

説时迟,那时快,莉琪的余光撇到自己视野角落里突兀的出现了某样东西。那藏匿在昏暗中的“某样东西”正在以一个诡异的度从莉琪的视线死角向她突进,只有突然卷动的空气在证明它的存在。

“抱歉,看来我必须收回原话了。”嘴上説着抱歉,口气里却听不出一丝道歉的迹象——事实上,也没什么好道歉的,“承你吉言,麻烦很快就找上门了,而且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大麻烦。”

话音未落,莉琪的身体突然倾斜了。她轻飘飘的向左侧倾倒,而后便向失去重心一般摇摇晃晃踩出几步。看似不经意间的踉跄几步以毫厘之差避开突然袭来的腥风,还让莉琪与那袭来的东西拉开了距离。

“不过我真的不能将它摧毁么?我想它并没有你説的那种价值。”

她冰冷的视线投向那阵腥风袭来的方向,可是在黑沉沉的通道中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事物的存在。并不只是视力无法将其捕捉,心跳或者呼吸,乃至所有生物应该具备的反应都无法在周围现。

但是眼前的方向确实有“什么”存在,只不过难以用通常的手法加以感知罢了。既然确定了对方的存在,接下来只需要故技重施就行——莉琪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向四周放出了魔力,利用它们进行探知。

宛如息吹的狂风一般,涌向周围的魔力渗入空气,而后迅的相互连接,组合成了一个以莉琪为圆心的“场”。苍白的魔力让笼罩着空间的黑暗稍稍退却,也让莉琪透过魔力来感知身周存在的事物。

利用法术隐藏着身形并不意味着消失,只要通过空气的流动就能够轻易的现某些明明存在于视野中,却无法用常规手段现的东西。任何事物都存在着一定的体积,就算是“空气”本身也是一样。

在魔力流转的光辉中,企图躲藏的东西已然无所遁形。莉琪虽然无法用眼睛看见它,可是流动的空气早已勾勒出了它的轮廓。

那是一个给人“猎手”印象的高大身躯,稍具人形的身体比古力纽斯更加庞大,只是稍微弓着身体站立,它就几乎将整个通道都塞满了。从肩膀上延伸出来的一双手臂又粗又长,几乎有莉琪的身高般长短,仅仅是从先端长出的钩爪部分就比她的腰际更长,足以在眨眼间将她拦腰斩成两截。

尽管看起来庞大且笨重,可是它的行动却无声而迅捷,几乎在莉琪利用魔力洞察它存在的一瞬间,它就随之动了攻势。无色的利爪划破了静滞的空气,伴随着如同方才一样的腥臭当面直刺而来。

身材高大的优势在此时显露无疑,不过是跨出一步,就越过了莉琪必须向前跑上好几步才能通过的空间。它的身躯虽然无色透明,可是却无法消除体积带来的压迫感,庞然的身躯如同一堵墙一般朝莉琪压来。

説时迟那时快,尖锐的钩爪破风而至,莉琪甚至可以感觉到钩爪带起的烈风已经吹到自己的脸上。

但是这一击终究没有命中,只见莉琪双腿猛地朝地面一蹬,她瘦小的身体立刻在反冲力的作用下被弹起,向斜后方飞退而去。直刺的一击包含力量,但是却无法脱离手臂的范围。猎手的指甲尖还未碰到莉琪,就被她迅捷的拉开了距离,力道已老的直刺无法继续延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莉琪逃离。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如何
贵阳长峰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收费
谁知道贵阳长峰医院好不好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地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