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时尚

陶山烽火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57:53

富饶的卫运河畔似一位朴实无华的农妇,她没有大山的奇伟险峻,也没有大海的惊涛骇浪,更没有大森林的神秘莫测;然而,她那汩汩细流滋润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肥沃农田,养育了一辈辈善良朴实的人民。  她环境优美、四季分明。春季里大地会钻出一层新绿,树木吐出嫩绿的枝芽,桃花杏花梨花悄悄地吐露芬芳,鸟儿的能歌善舞,给她带来希望与梦想。夏季是她最漂亮的时候,树木披着浓浓的绿荫,各种花儿竞相开放,鸟儿繁忙地捕食无私地育崽,馋嘴的鼠儿有时会调皮地碰你的脚,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能听到庄稼滋滋地生长。大雨过后,沟满河平,孩子们光着屁股蛋在河中嬉戏的情景就是一幅生动的水墨画。秋季黄灿灿的收获,冬季里白雪皑皑的宁静,使她显得大度、端庄与神秘!  初次交锋  母亲的外公是当地赫赫有名的武师,他身材魁梧,五官方正,稍小的双眼时时显露出镇定而正义的光芒;他臂力过人,练就一身过硬的身手,却谦虚低调从不轻意张扬。他在王寨村长大,自幼勤奋好学,谦虚大度,悟性颇高,二十多岁就扬名乡里。他收徒极为严格,看人品能力从没有贫富贵贱之分,手下百余弟子个个如雄狮猛虎,他的威望如日中天,就竖起镖旗,起名“天下”;他行侠仗义,薄小利重信誉,天下镖局很快就声名远扬,人送外号王武师。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天下颇不太平。五里以外阎寨的刘老黑依靠官府,黑心发家,后来黑恶势力越来越大;官场腐败,地方官吏走马灯一般轮换,刘老黑趁机招兵买马,连官府也奈何不得,成了当地最大的太上皇。他在华北平原漳水河畔称霸一方,欺压百姓,夺人钱财田产,霸人娇妻秀女真是坏事做绝。  王武师对刘老黑的恶行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总想找机会惩治这个败类。  这天,微风吹拂,蝉儿轻唱。王武师走镖回来,鞍马劳顿,在家里大槐花树下酣然进入梦乡。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开门一看,是得意弟子苏丙贵。  只见他气势汹汹,眼放杀气,边哭边说:“师傅,我内人今天去程寨赶庙会,不巧遇到刘老黑,被那恶人抢走,我去要人被痛打一顿赶了出来,我咽不下这口恶气,今晚我去他家放火,烧他全家。”  “光天化日之下,他竟敢如此嚣张!你没说是我的徒弟?”  “说了,那恶人说谁也不行,让我媳妇陪他两天自然送回,要不看师傅的面子,我这辈子就别想见老婆了。”  王武师听罢,早已气炸肝肺:“别说了,我这就去要人,倘若不给,我砸烂他的家。”说完,王武师大步而去。  苏丙贵知道师傅的个性,认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就匆忙召集师兄弟,一行二三十人随后而去。  王武师来到刘老黑大门前,高声叫门,早有狗腿子通报。刘老黑走出大门,连连施礼:“那阵风把王大侠吹来了?快到正堂喝茶。”  “不用,茶就免了,今天来只为一件事,我弟子苏丙贵的内人听说来到你府上,我现在要把她接走。”  刘老黑死皮赖脸地说:“不会吧,难道下人干的,我问问再说,不喝茶您请便吧。”  “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回去,人不带走,咱俩就鱼死网破!”王武师高声喝道。  “那……你想怎样?”  这时,苏丙贵带着师兄弟已到门前,刘老黑一看,事情闹大了对自己不利,就说:“请王大侠稍等,我这就去问问。”  不一刻,刘老黑回到门前,嬉皮笑脸地说道:“果然下人不懂事,冒犯了王大侠,人你带走吧,改日奉陪,”说罢就扬长而去。  自从这件事,王武师在弟子们心中地位大增,凡有派遣,无不听从。  义救地下党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日本兵开着一辆辆卡车就来了。鬼子们盘踞在马官庄据点,四处搜刮钱粮,老百姓真是苦不堪言。  王寨村保长王为民明里为日本人办差,暗里为八路军通风报信,筹集钱粮,深受村民爱戴。这天晚上,秋风瑟瑟,没有一丝月光,天已经很冷了。王保长把王武师和几个重要弟子匆匆约来,几个人还没坐稳,王保长就着急的说:“狗日的刘老黑投靠日本人,为了显示他的实力,让日本人重用他,昨天突然抓住八名地下党,明天就要用铡刀铡死,这个挨千刀的,你们说该怎么办?”  “绝不能让狗日的计谋得逞,铡死共产党,会影响我们这里的抗日情绪,”王武师随声说道。  苏丙贵接着说:“我听师傅的,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师父一句话。”  马跃生激愤异常:“这狗东西吃里扒外,祸害咱自己人,不给点颜色是不行了。”  王武师面色沉静,两只眼睛射出逼人的光芒:“今晚就动手,先下手为强,杀了刘老黑,为民除害。”  “好!就这么干,咱们仔细商议,要有一百分把握,你们看,八路军战士已等候多时了,”王保长轻轻咳嗽一声,六名八路军战士从里间屋走出来。  “原来你们早有准备,还瞒着我,怕我不敢参加抗日?”王武师爽朗一笑。  这天晚上天黑云淡,伸手不见五指,村民早已入睡,只能听到或远或近的狗吠声。在八路军一名连长的指挥带领下,他们一行十余人悄悄地摸到刘老黑的家,秘密地干掉守门人,摸进内室,刘老黑正在沉睡,被刀尖刺醒,看到眼前明晃晃的大刀,吓得魂飞魄散,战战兢兢地说:“各位大爷,什么事随便说,要钱要金银随便拿,留我一条性命。”  “刘老黑,别做梦了,你要想活命,就交出我八名地下党,不然取你狗命,”王武师义正词严地说道。  “王大侠,看在咱同乡的份上,就饶了我吧,我……答应放人,”刘老黑颤巍巍地说。说罢,就打电话让手下放人。  八路军首长正义说道:“刘老黑,记住你也是中国人,看在王武师面子上,饶你一命,今后你如果再为日本人做事,害我同胞,我们决不轻饶,你好自为之。”说完,王武师一行悄然离去。  王武师在地下党的正确引导下,带领百余名弟子加入八路军,他们声东击西,神出鬼没,打得鬼子晚上不敢出门;又秘密暗杀罪大恶极的日本走狗,除汉奸保正义,使得八路军威名大震,为漳水河畔的抗日斗争写下漂亮的一笔。  为民除害  刘老黑迫于王武师的压力,明里不敢肆意迫害进步人士,暗地里对他恨之入骨。因为王武师所在的八路军势力大,才不敢贸然下手。  王武师骁勇善战,武艺高强,且艺高人胆大,经常出奇制胜,几年里就升为八路军连长。在长期对日作战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考虑问题审时度势也更能从大局出发。  卫运河畔的夏日最为迷人,连年的抗日战争,不能影响她的美丽。绿油油的庄稼地一碧千里,浓密的树荫遮挡了炽热的阳光,鸟儿欢快的在林间飞来飞去,在难得的战争空隙尽情的释放着它们的自由;蝉儿吱吱的嘶鸣,好像在乞求夏天永远不要离去。  这天,营长急匆匆走来,对王武师说:“王连长,日本人投降了。”  王武师喜出望外:“太好了,这帮王八蛋可坑苦了咱们的百姓,咱们怎么办呢?”  “按照上级安排,咱们撤出漳水河畔,到太行山和师部会合。”  “那不便宜小鬼子和刘老黑那个大汉奸了,”王武师接着镇定地说:“我服从组织安排,以革命大局为重吧。”  八路军撤走后,刘老黑加入国民党军队,像脱缰的疯狗,开始大肆迫害屠杀进步人士。刘老黑天天盘算着报复王武师的家人,这天终于以王父不交“爱国粮”为由,将其投入大狱,对他软硬兼施,让他召回儿子。刘老黑对王父说:“只要你修书一封,让你儿子回来,为国军效力,我立马放你回家。”  王父道:“要我写信万万不能,要杀要刮随你便!”  刘老黑用尽手段,王父就是不从,最终被迫害死于狱中。  一个寒冷的冬日,北风呼啸,滴水成冰,漳水河畔在刘老黑的残酷压榨下,沉闷的喘不过气来。刘老黑抓住五名地下党,丧心病狂地用铡刀铡死。  刘老黑的倒行逆施引起八路军师部的高度关注,借着平津战役的东风,师部决定收复漳水河畔。首长叫来王武师,耐心地说:“师部知道你的父亲被刘老黑害死,当时条件不允许不能营救,我们的心里很不好受。”  王武师眼含热泪:“国恨家仇一起算,刘老黑疯狂屠杀进步人士,到了结的时候了。”  “嗯,师部准备把收复漳水河畔的光荣任务交给你,又怕你意气用事,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我想听一下你的意见。”  王武师沉稳回答:“我一定以大局为重,自己恩怨放在后边,保证完成任务。”  就这样,王武师带领全营人马,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收复了漳水河畔。刘老黑化妆逃跑,被老百姓认出抓了回来。当地人民对刘老黑恨之入骨,王武师以大局为重,说服老乡,把他交给县政府,公审公判,被执行死刑。  王武师完成任务后,就随大军南下,后被派任南方一县长,不幸被特务暗杀。  尾声  母亲虽然生在农村,外公的美丽梦想却是她炫耀的资本,每每提起外公,总唏嘘长叹:“我外公要是活着,咱们家最低也要在南方某某市生活。”  接下来,母亲又会说:“我小时候天天住在外公家,点心挑着花样吃;我外公的骨尸葬在南方,我和你舅舅却没有给他烧过一次纸钱,”说着眼里就会热泪盈眶。  长大后的我耐心劝慰母亲:“外外公为人民、为祖国而死,他在南方一样会收到很多纸钱。”母亲听后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续她的遗憾与梦想…… 共 342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患上不射精症还能生育吗?怪不得老是怀不上
黑龙江好的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