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时尚

黄家政变记

发布时间:2019-09-13 03:54:37
1.
黃老三边下力蹬着自行車边在心里狠劲地骂着!妈妈的,兔崽子!念了半辈子的书,都念完了什么来着?什么什么……对对对,叫那“白死的猴”,真该白死!书,白念了,妈妈的,都念到驴肚子里去了,这个兔崽子!念了二十多年的书,不去端那铁饭碗,却回到这崩龙沟来种他妈的什么菜!更可恨的是还领回个什么国的妖精,你看看她那身打扮,裤子不是裤子,袄不是袄的,啧啧啧……最最可恨的是这小子竟要……竟要搞宫廷政变……搞搞篡党夺权,要夺我当家长的权,十足的林彪啊!
黄老三心里狠劲骂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那黄家的独苗苗儿子黄瑞祥!黄老三,原名黄家富,因排行老三,村里人都叫他黄老三,除了那身份证上写的是黄家富三个字,再没有其他地方还能听到或看到这三个字了,就连村子里会计的账本上都写着黄老三三个字。老三这人,十岁上没了爹,十二岁上又走了娘,跟着大哥黄家禄、二哥黄家寿过日子,三年自然灾害时两个哥哥相继得大肚子病死了,剩下他这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在生产队、村里的照顾下,吃了四年大队食堂后,在好心人帮助下娶了于家店老地主于大脑袋的孙女于凤仙为妻。不想,老婆给他生下瑞祥后,刚刚赶上给地富反坏右摘去了帽子,就要过上好日子时被那什么 癌夺去了生命。老三又当爹又当妈将儿子瑞祥扶养长大,并凭着开莱园子的本领赚得票子来供儿子瑞祥念书,一直念到博士毕业又在博士后工作站呆了半年。这不,国庆节后领着老三以为是什么国的妖精回到了故土崩龙沟来了。
黃瑞祥农大硕士毕业后,又考入中国农科院读了三年博士,毕业之后跟着导师在东部沿海一家很有势力的研究基地工作了半年。这个基地是专门搞无公害蔬菜研究,而黄瑞祥的专业正是对口的。半年后,瑞祥谢绝导师的挽留,带着恋爱了三年的同窗好友云南香格里拉姑娘博士后白晓晨回到了家乡,准备自主创业。
回家后,瑞祥把晓晨直接领到了他爹黄老三的那个有一亩大的塑料大棚里,指着晓晨对满手是泥的老三说:“爹,这是白晓晨,是香格里拉人,是俺媳妇儿!”晓晨立即给老三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像小日本鬼子似的,并怪声怪气地喊道:“爹,您……的爹……可好?”老三也没听懂晓晨这半中国半日本的问候,只扫了这儿媳妇一眼,就觉得像吞下个苍蝇似的,胃里乱翻乱搅的,直想往上吐!你瞧瞧,裤子不是裤子,祆不是袄的,上身穿一大秋衣,半截子袖子不说,还包着半个腚;下身子穿的紧身裤子上又套上一条短裤衩子!啧啧啧 这什么国的娘们真是个妖精,妈妈的,瑞祥这小兔崽子,脑袋瓜子里八成是进水了,要不怎么能弄回这么一物件当媳妇呢?
黄老三骂着,蹬着;蹬着,骂着!像是把对儿子和那什么国的娘们的恨,全要撒到这自行车上似的。他黄老三能不恨吗?人生三大不幸:少年丧母,中生丧妻,老年丧子。他黄老三占了两不幸,眼看着儿子出息得有点模样了,谁知他竟不捧铁饭碗,却回到老家来种什么菜,还带回一外国妖精来,更要来篡自己的党夺自己的权——当家作主!所以,今天早晨儿子一提出来,他就气个半死不活的,有三袋烟的功夫儿沒喘上口气儿来。好歹上来一口气,老三狠狠地甩出一句:“俺找你舅去!”乡下人爷俩分家或闹矛盾都要去请孩子的亲娘舅舅以及村里的干部出面调解。就这样,老山蹬着自行车上路了。
咔嚓一声,黄老三知道是自行车的车链子被自己蹬断了。他跳下车子,将车子支起来,看看这个长长的慢步坡,他才走上一半的路程。妈妈的,人倒霉咸盐也招蛆,这车链子也跟俺过不去!
这时,黄老三看见从坡顶上驶下一辆红色小轿车,他认得那是他舅弟于得海的车子。呵呵,人不该死有人救啊,救星来了!瑞祥的舅舅于得海50多岁,是几个姊妹中最小的唯一的男孩,改革开放后,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办养猪场养鸡场先富了起来,是一个有眼光和头脑的人。他停下车,打开后备箱,对老三说:“把你那车子放进去,上车,走!”
“瑞祥那小子,要搞宫……宫廷政……变,想想篡篡……党夺夺权!”见了救星,黄老三有点激动了,差点哭出来。
“早知道了,瑞祥打手机吿诉俺了!”
于得海说罢等老三撅腚哈腰钻进小車后,一踩油门儿,那红色小轿车就“嗖”地一下子驶出老远。

2.
黄老三做梦也沒想到,他搬来的救兵——于得海和村支书兼村委主任黄瑞雪,不但沒帮他摆平儿子,反而全倒向儿子瑞祥那边。原来,儿子早有预谋,他早就被蒙在鼓里,他早被儿子算及到骨头缝去了。
当儿子拿出两套方案让他选择,两位救兵喊好时,他却傻眼了。儿子说,一他可养老什么活不干,有吃有喝有穿有用的,什么心也不必操;二是想干活可在他们菜园里打工,每天挣60元钱,但沒有生产经营等一切指挥权!
他不甘心,他要抗争!他知道去告儿子没用,儿子沒骂沒打沒虐待他。只能拿出最后一招,揍这兔崽子。他突然站起来,骂道:“兔崽子,老子今天非揍你不可!”
“爹,您不能这么骂瑞祥!他是兔崽子,您是什么?我又是什么?”老三不知是什么国的妖精说。
“俺骂他,俺还要揍这兔崽子哩!”
老三不知是什么国的妖精,上前一步把瑞祥拉到自己身后,像变戏法似的,也不知从哪儿掏出两个红彤彤的小本子,在老三面前一晃说道:“揍也不行,国家把他交给我了!”
支书黄瑞雪一把按下老三说:“大爷,早该歇歇了!”
于得海迈出门外,又回过头:“姐夫,你早该享享清福了,多好的孩子啊!”
黄老三就这么恹了。但第二天早晨,那什么国的妖精笑嬉嬉地给他端过两个荷包蛋。


崩龙沟村,是个三百多户的山村。这里地处大山深处,四周都是群山,山坡上的土是泥沙土,利于各种干、水果树生长,果实甘甜无比。村子依北山而建,村前是山间盆地,几百亩肥沃的土地,养育着这大山里的一代又一代人。这里山清水秀,据说是一风水宝地。不知是哪朝哪代,一个南方的风水先生来到这里,于家店的老财主让其看一处穴地,先生说有好地但不能用。老财主问其原因,先生说如给你家用上,我就会双目失明。老财主软硬兼使,起咒发誓地保证以后拿先生当自己的爹娘老子对待。后来,老先生给财主家用上了宝地,眼睛真的瞎了。再后来,老财主失言了,把先生关在磨坊中让其天天推磨,受尽折磨。几年后,老先生的爱徒从南方寻访而来,装成讨饭的找到了在磨坊推磨的师傅。师傅告诉徒弟于家的祖坟在什么地方,让他在某天某时去撬开坟墓将里边的一对金鱼取来,抺抺自己的双眼就能复明。于是 于家祖坟后的山岭上的大石棚在那一天晚上裂开了一道宽约10米、长约100米、深达10米的大沟,据说龙蹦走了,因而山岭下的村子得名崩龙沟。这一传说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但那条在大石棚上裂开的大沟却实实在在存在。
黄瑞祥与黄瑞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瑞祥考取省农大,瑞雪却回家当起了崩龙沟村的当家人!在瑞祥的智力投资下,瑞雪带领乡亲们先修了通往山外的大路,尔后统一规划把村子四周山坡梯田全种植上大、小樱桃、核桃、枣、板栗、苹果、桃、杏、李、梨等果树,每年从五月至十月,天天有干果、水果釆摘下山。再后来,又将崩龙沟开发出来,一并也将于家那一点影儿也沒有的坟墓修起来。这样,一处集人文历史、果实釆摘为一体的农家游旅游胜地推出去了!每年五至十月份,这里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崩龙沟人的腰包鼓起来了,村里的集体积累也丰厚起来了,而黄瑞祥的股份也在悄悄地积累和丰厚着。这一切,人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尤其黄老三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黄老三从改革承包土地一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每天都在他那一亩多地的菜园地里忙活着,近几年又搭起了塑料大棚,冬天也闲不住了,侍弄侍弄韮菜、蒿子、菠菜这些老百姓饭桌上的家常菜。做梦也沒想到念博士的儿子会来这么一手,篡了他的党夺了他的权还“霸占”了他开了半辈子的菜园子!他就是一百个想不通,想不通也沒用,村里的父母官支持儿子,舅子于得海那大能人支持儿子,那个看来还懂孝道的什么国的儿媳妇更是同儿子一个鼻孔眼儿出气儿!他能不恹吗?儿子又没犯法,还让他享清福,说到哪儿去儿子也占理啊!实在是沒咒念了,黄老三门也不出了,除了上厕所,就卧在炕上看电视,上闷火生闷气儿。

4.
半个多月过去了,黄老三实在是坐不住了!你想他一大活人,虽说近七十的人了,一沒病二沒灾又劳动惯了,就这样卧在家里一天三顿饭让儿子和儿媳伺候着,闲得他浑身直痒痒,有劲沒处使,他能不难受?不难受能坐得住,他就不是黄老三了!更何况他还惦记着那个亩数地的大棚园子啊。
那天午饭后,等儿子儿媳走了有半个时辰,老三决定出去转转,特别想去看看念了二十多年书的儿子和儿媳能把菜园子摆弄成什么样子!
走出家门,来到大街上,几乎沒看见大人,只见前面街面拐弯处走来六七个一二年级的小毛孩儿,他想今儿是星期天,看样子大人们都到山里喂果树去了,这个时节是给果树追肥的最佳时间。刚跟这几个小毛孩打了个照面,就听他们一齐像念儿歌一样念道:“老三老三开莱园,今年被儿子罢了官,气得老三不上山,整日在家干瞅天!”孩子们边大声喊着边跑开了。妈妈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这是哪个兔崽子把俺的事编成了顺口溜了!俺被罢了官,也不是你兔崽子罢的,也是俺儿子罢的,没你的盐也沒你的酱,淡吃萝卜咸(闲)操心!儿子让俺享清福,俺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们瞎掺合什么,吃饱了撑得慌!
老三走出村子,不知不觉地就向村西大泊子走去,他的,不,应该说是他儿子的菜园子就在那儿。路上,还是没碰到什么人,老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妈妈的,天助俺也,要不被人瞧见多难为情啊!
天,高高的,蓝蓝的,让人瞅一眼,都会有说不出的舒服。虽然时令已是晚秋了,午后的太阳还是那有劲儿,晒得人身上热燥燥的。远处,四面山坡上果树的叶子,依然绿得可爱,隐约可见穿梭于果树间忙于追肥的人们的身影儿;近处,大泊子深处秋玉米地里,正有人收获玉米,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和嬉笶声,却不见人影儿。野外真好,地里真好,劳动真好!老三想着脸上绽放出半个多月不见的笑容。
转过前边不大的小山嘴儿,一眼望去,黄老三惊呆了!在他原来塑料大棚西边突然盖起了上下八间的二层蓝色板房小楼,小楼以西前后又搭建起六个塑料大棚,每个大棚都比他原来的那个还要大!蓝色小楼下,正停放看一辆小型客车,男男女女十几个青年学生模样的人,正从车上拿着铺盖、脸盆之类的生活用品往小楼上送。妈妈的,这是唱的哪一出戏?老三使劲揉揉眼,伸长脖子,瞪大眼珠子,想要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老三正使出吃奶的劲儿在琢磨吋,冷不防被人从背后拍了一巴掌,机灵灵打一冷颤,差点吓掉魂儿。“大爷,看西洋景哪?”原来是当家的黄瑞雪。妈妈的,这小兔崽子从哪儿钻出来,差点吓得俺屙一裤裆哩!幸亏是他兔崽子,也换了别人,啧啧啧……

5.
黄老三从黄瑞雪这当家人哪儿终于弄明白他被宫廷政变篡党夺权的一系列前因后果。
原来瑞祥、瑞雪、晓晨他们不满足崩龙沟村的经济现状和发展思路,于是决定把大泊子几百亩泊地建成大型无公害蔬菜基地,这六个新建大棚再加上黄老三原有那个作为试验田,待试验成功后再全面铺开基地建设,今后还要成立股分有限公司呢。
“哪都种什么?”老三听明白后急切地问。
“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市场需求什么就种什么!”
“那里种的什么?”老三指指那七个大棚。
“海阳白黄瓜。”
“值钱?”
“北京、上海超市里现在1斤15元;烟台都卖到8元1斤!”
老三的嘴张了张,没说什么,也沒闭上,足足有两袋烟的功夫。妈妈的,这些兔崽子们,书沒白念了,种菜都能种岀个道道来!

6.
黄老三是不知不觉地跟着黄瑞雪走进那座标有“1号实验区”大棚的。他俩走进来时,儿子与儿媳正在给那十几个男女青年讲着什么。儿子、儿媳以及那些男女青年们,人人穿一件雪白的大褂,戴一顶无檐白帽子,看上去就像是哪个大医院里的一群医生、护士,而儿子、儿媳恰恰就是院长什么的那么神圣!
待发现他们两人到来后,儿子刚要作介绍时,瑞雪抢先说道:“大家好!几天前在招聘会上,我们早就认识了。现在,我来作介绍:这位老大爷是位种菜老前辈,也是你们黄瑞祥总经理的老父亲,他可是咱们的董事长噢!大爷,这是咱们崩龙沟蔬菜基地的技术员工,他们可都是大学生啊!”
当家人的几句话和大学生们一阵热烈的掌声,弄得黄老三真想找个窟窿钻进去,他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见见……笑了,俺俺……不是那董……董事……的长!”
“爹,您儿子是总经理,您就是董事长啊!”白晓晨看到公爹窘迫的样子不失时机地“哄”了一句,黄瑞祥向她挤挤眼儿,竖起母指晃了两晃。
黄老三这次是真不知怎么从“1号实验区”大棚里跑出来的。他的脸热乎乎的,心里呯呯跳个不停,那感觉比娶瑞祥他妈于风仙那阵子都炫乎!妈妈的,小兔崽子们,怎么不跟俺早说呢?啊啊,这宫廷政变篡党夺权还就真弄到点子上了……
在回家的路上,黄老三想着,走着;走着,想着。明天,俺也来这儿,帮他们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儿,对对,等悄悄问问那大学生什么什么香格里拉是什么国的地儿,但不能直问要讲点那个……

共 5 1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充满乡村土味的诙谐文字,叙说了黄老三家的一场“政变”,说是“政变”,其实却是给黄老三洗脑的一场“政变”。市场经济时代,吹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绿了乡村的落后面貌。小说文笔生动,故事贴近生活。推荐阅读,问好作者!【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4 010】
1 楼 文友: 2011-04-29 20:51:16 瑞祥、瑞雪、晓晨他们不满足崩龙沟村的经济现状和发展思路,于是决定把大泊子几百亩泊地建成大型无公害蔬菜基地,这六个新建大棚再加上黄老三原有那个作为试验田,待试验成功后再全面铺开基地建设,今后还要成立股分有限公司。宫廷政变篡党夺权的一系列前因后果,原来是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春风。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1-04- 0 12:50: 4 感谢上官竹老师的编辑于点评!春安。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怎样选择纸尿裤型号
孩子上火
成人纸尿裤有大小吗
小孩大便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