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健康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八十八章我不是那个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1:24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八十八章我不是那个人

第二天,经过分配与安排,两人一组

,都在飘雪城里活动起来,想方设法打听最近一年出现在飘雪城的陌生人的身份背景。

打听消息的第一天,所有人游走于大街xiǎo巷,酒肆客栈,都没有得到丝毫有用的消息,不过宁浩跟罗婉得到指diǎn,城中有两处专门出售消息的地方,名叫顺风堂与千里门。

“这样吧,我们手里有diǎn紧张,等我想法弄diǎn钱后,去你们説的顺风堂跟千里门买一些消息。”袁承志轻声道。

“你哪里弄那么一大批灵石?”老阎头看着袁承志轻声的问道,在这里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

“我想实在不行就把那枚紫灵丹拍卖掉。”

“你疯啦,那枚丹药可是当初冥君赐下来为在生命垂危的时候救命用的。”听到袁承志的话,老阎头满脸怒容的吼道。

“这不是迫不得已的吗?”袁承志苦笑道。

“不行,绝对不行,如果你这样做,不仅是对你自己不负责,更加是对我们这群兄弟,对冥君的罔顾,我绝对不答应。”

听到老阎头的声音,所有人也都围过来,看着两人道:“怎么啦,吵什么?”

“你们自己问他吧。”听到吉霸他们的声音,老阎头无力道。

“老袁,这是怎么回事?”吉霸皱眉看着袁承志説道。

“我们要去顺风堂跟千里门买消息,必然要用到灵石,但是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钱,所以我想将手中的那枚紫灵丹去换灵石。”

“什么,你有胆再説一遍?”听到袁承志的话,吉霸反手就将战刀握在手中,怒声道。

“吉霸,你这是做什么,把刀收起来,兄弟间就算有一方做的不对,也不该刀剑相向,快给我收起来。”看到吉霸那暴躁脾气上来,老阎头一巴掌抽在吉霸后脑勺上,怒声骂道。

“可是,老阎头,我就不准他这么做,这是一条命,一条我吉霸的兄弟的命啊。”听到老阎头的话,吉霸暴跳着吼道。

“这不是情况不允许才走这一步嘛?”看到这一切,袁承志双眼有些红润起来,心里非常感动,什么叫兄弟,这才叫兄弟,生死相伴,以命相陪,宁愿苦自己也不会让兄弟有危难。

“老袁,用冥君当初説过的一句话,我们是一个团体,一家人,要相互关照,相亲相爱,纵然有困难,但是我们一起商量一起处理,都会迎刃而解的。”

“是呀,虽然你是队长,但是你不是神,不是救世主,所以不要什么事都揽在自己身上,那样会很累的,有什么事説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商量,一起想办法处理。”

“不错,我们也不是神,也不是救世主,只是因为,我们都是兄弟,同甘共苦的兄弟,生死相随的兄弟。”

“不错,我们都是兄弟,生死相伴,同甘共苦的兄弟。”这时候所有人都铮铮有力的説道。

“哈哈……!想我袁承志白活那么多年,一直不得兄弟,自从遇到冥君,我感觉一切都变啦,有一帮生死与共的兄弟。”看到所有人真挚的眼神,袁承志仰天一阵大笑后,眼角滑落diǎndiǎn泪珠。

这时候,一直都在人群后的罗婉走出来,抬起此时已经是雨打梨花的玉面,扫视所有人一眼后,沙哑的説道:“看到你们,我这才知道什么叫兄弟,什么叫友情,我为郎君能够加入你们这个团体,我能够成为你们的一员而感到骄傲。”

“姑娘!”听到罗婉的话,冥君卫所有人都轻声喊道,姑娘这个对于罗婉的称呼,也是冥君卫自认为是对于罗婉的亲昵喜爱的意思,就像是大哥哥看着自己的年幼的妹妹一样的最亲昵的称呼。

“好啦,我们还是商量一起去哪里弄灵石去买消息吧。”看到所有人关爱的脸色,罗婉强笑道。

所有人都坐下来,袁承志轻声道:“就我们目前的情况而言,想要从其他方面弄到大批灵石时候很难的,而且我们如果去接一些任务的话,也会有可能出现伤亡且报酬很低,所以我觉得都不可行,现在唯一的最好的选择就是将手里的丹药用拍卖的形式换取灵石,而且在这个修真为主的世界,丹药绝对会比灵石还要具有价值。”

“拍卖丹药不是不行,但是我先声明一diǎn,绝对不能将紫灵丹拿出去拍卖。”吉霸冷声説道。

“这是肯定的,就不説我们能不能得到丰厚的灵石,可能会惹火烧身,所以不会将紫灵丹拿出来的。”袁承志笑着説道。

就在袁承志等人商量要用什么丹药去拍卖的时候,房门响起一阵敲门声。

“老先生,不知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宁浩打开门微笑看着老者説道。

“以后不要老先生老先生的叫我,我叫顾少初,各位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顾叔吧。”顾少初听到宁浩的话,笑着説道。

“好,顾叔,您来突然来,难道有什么事?”宁浩皱眉迷惑的説道:“我们没有惹什么事呀?”

“好xiǎo子,我来这里是找袁承志有事。”顾少初看着袁承志説道。

“额,不知道顾叔找我有什么事?”袁承志也是一脸不解的説道。

“走吧,对于你们来説或许会是一件好事。”看到袁承志的迷惑,顾少初大笑起来,转身道:“走吧,有一个大人物想要见你。”

“大人物?”听到顾少初的话,袁承志更加迷惑,在去的路上,心里再也思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顾少初口中的大人物要见自己,只有可能的或许就是那枚紫灵丹。

当袁承志随着顾少初来到飘雪城西边边缘部的一座简陋的xiǎo庄院前,满脸恭敬的躬身喊道:“主人,袁承志已经来啦,不知现在能否进来?”

“主人?”听到顾少初的话后,袁承志心里也是一惊,面上却没有説什么,表现的若无其事,对于这种事见怪不怪。

“你们进来吧,我还想问他一些事。”一道显得有些微弱的声音响起。

听到声音后,顾少初带着袁承志走进院落里的那间木屋,刚刚走进去便感觉到一股阴煞腐烂气味扑面而来。

“主人,你现在情况怎么样?”顾少初几步来到一个床榻前,满脸担忧的看着床榻上坐着的一个中年人,不错此时苍白中偷着丝丝黑气,显得狰狞恐怖。

“没事,还能再控制一段时间。”中年人勉强的笑着説道。

“顾叔,这位是?”袁承志看着顾少初道。

“额!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主人,飘雪城城主东方无敌。”説完顾少初转头看着东方无敌:“主人,这位就是当日老奴给你提起的那人。”

“在下袁承志见过东方城主。”袁承志抱拳后,道:“不知道东方城主召见在下,有什么能够帮助您的。”

“呵呵……!我这副模样倒是让大师见笑啦?”东方无敌笑道:“不知道大师来自何地,我让手下人去查,却也只知道大师你们曾经在靠近南边的孔翎部落住过几天时间,还把景阳宫的人斩杀在孔翎部落。”

“原来东方城主已经查过我们的身份。”听到东方东方无敌的话,袁承志面上显出一丝冷笑。

“哈哈……大师莫要见怪,我也只是想,像大师这样一位丹宗大师应该不会是默默无名之辈,故而心生好奇,才去探察一番。”

“丹宗大师?”听到东方无敌的话,袁承志转头看向顾少初问道:“顾叔,这事应该也是你告诉东方城主的吧?”

“不错,当日你拿出那枚紫色丹药后,我便告诉我主人的,其中也是有些因由。”顾少初一脸平静的承认道。

“好啦,这也怪不得少初,我自从八年前受伤到现在,一直没有痊愈,少初也是系我安危着想,你也无需怪罪他。”

“东方城主要找的应该是炼丹大师吧?”袁承志一脸笑意的説道。

“不错,所以此次寻你过来,就是想要问问你能否帮我炼制一炉丹药?”东方城主説完后,道:“不论你有何要求,在我能力范围内,尽可答应你。”

“实话告诉你吧,我并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因为我并不会炼丹,炼丹者另有其人。”袁承志听到东方无敌的话,摇头笑道。

“那你所言之人在何处?”听出袁承志话中之意,东方无敌急声问道。

“我们此次前来就是寻找那人的,而我们便是那人的护卫。”

“那人叫什么名字,我可以派出力量帮你们寻找,这也可以省下你们不少精力。”听到袁承志的话,东方无敌知道那人现在下落不明,皱眉説道。

“不知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是何模样,多大年岁,只知道他功高盖世,我们尊称其为冥君,而我们真正的身份则是冥君卫。”

“冥君?”听到袁承志的话,东方无敌无奈道:“也许是我久居未出,显得有些孤陋寡闻,没有听説过冥君这一号人物,这寻找起来几乎是毫无头绪,难如大海捞针。”

“所以,我们只能亲自出来寻找,只有我们熟悉冥君的气息,其他人则是无从知道,所以我只能説抱歉,让你们失望啦。”

“看来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难道真是天要绝我东方无敌不成,想我从未做过孽事,何尝知道会有今日。”知道眼前人并不会炼制丹药,而炼制丹药的人却又下落不明,心中突生一股悲悯之情。

“不过……!”听到东方无敌话语中的悲壮,袁承志话音一转道:“要不东方城主説説你的伤势的前因后果,我看看能否相助一臂之力。

“难道你有认识其他炼丹之人?”听到袁承志的话,东方无敌双眼中充满希翼的问道。

“我只是冥君麾下一名护卫,又怎么会认识炼丹大师。”袁承志笑道。

“那你所言何意?”看着袁承志一副神棍模样,东方无敌忍耐住怒气説道。

“冥君还在之时,我记得曾有一批人来寻找冥君,称其为少爷,所以我想冥君身后应该有一股力量,当时冥君承诺他们一年之后归去,但是如今却期满未归,我料想那股力量还会再来,你派人前去等候,或许会有机会得到炼丹师的帮助也説不一定。”

听到袁承志所言,东方无敌满脸欣喜道:“此话当真?”

“骗你作甚?”

“既然如此,少初你去安排这一切,至于道友他们的一切要求,尽量实现。”东方无敌转头看着顾少初説道。

“是,老奴自会安排一切。”説完后,顾少初看向袁承志道:“不知道你所説的地方是哪里,叫什么名字?”

“蓬莱东边玉龙山脉玉女峰。”説完后,袁承志抱拳道:“既然这里已经没有在下的事,那便先告辞。”

“行,少初你送道友出去吧,顺便安排一切事宜。”

“那老奴先行告退。”顾少初説完转身带着袁承志走出院落,朝着飘雪客栈走去。

许昌妇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治疗白斑病费用
连云港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许昌好的妇科医院
定西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