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健康

没尾巴老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18:00

古城即墨历史悠久,史记记载田单曾在此处大摆火牛阵,成为一段历史佳话。清朝末年,即墨的一个乡村发生了一个真实的神话故事,代代相传,一直流传至今,成为国家文化保护遗产。  这个小乡村的人们一直安居乐业,过着悠闲的日子。因为村庄房屋密集,人口较多,遂取名大村。大村的姓氏以李姓居多,李顺天是李氏家族的一员。三十岁结婚,四十岁还未生子,急坏了李顺天已年逾八旬的老父。大村村后有一大山,山上有一座小庙,长久无人搭理,日渐荒芜。这几年来,李顺天的老父每到逢年过节,必拄着拐杖到小庙里摆上香火,磕几个响头,时候用笤帚将小庙里里外外仔细的打扫一遍。然后才拄着拐杖蹒跚下山。  也许是李顺天老父的精神感动了上苍,媳妇的肚皮终于有了动静,全家高声欢呼,并备下丰厚的贡品前往小庙上香。李顺天媳妇怀孕的消息也传遍全村,村民们也将小庙看的神圣起来,全体村名自发捐钱捐物,将小庙重新装饰了一番。  七个月以后,即墨地区逢旱,几个月来滴水未下,这可急坏了看天收成的农民。眼看着庄稼一天天枯萎,大村的村民急了,于是大家凑足了丰厚的贡品到山上的小庙中祭天,祈望老天能布舍些许雨露,让庄稼得以成长,免得庄稼枯死,大家陷入饥荒。此时李顺天媳妇腹中的孩儿已到了待产期,眼看这肚皮一天天隆起,似要将肚皮撑破。村民们猜测着,老李家媳妇的肚子咋那么大?不会是怀的怪胎吧?  村民们在山顶求了十几天的雨却滴水未下,村民们开始绝望,仰头看着天上的云彩,晴空万里,白云飘飘。“老李,快回家看看吧,你老婆可能要生了。”正在地里看天的李顺天听了撒丫子的往家跑。突然头顶雷声阵阵,刚才还晴空万里,转眼已是乌云密布。街上的村民一片欢呼声,各家的门口摆满了锅碗瓢盆,等待大雨的来临。  空中猛的亮起以条闪电,张牙舞爪,像及了传说中的龙。人们还没来得及反应,那闪电已扑向李顺天门前的老槐树。电光一闪,老槐树拦腰而断。那条龙型的巨型闪电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李顺天的老屋中传出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声,紧接着,雷声隆隆,大雨倾盆而降。人们忘乎所以的沉浸在降雨的喜悦中。  正在门外焦急等待的李顺天听到了哭声,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喜滋滋的推开门,准备探望妻儿。眼前的一幕让李顺天大吃一惊,接生婆嘴吐白沫跌倒在床边,妻子因为生产已累的虚脱,昏睡了过去,妻子的旁边躺着一个浑身鳞片,且长了尾巴的怪物。李顺天吓得浑身一哆嗦,顺手摸起了放在门边的斧头,悄悄的靠近妻子身边的怪物。那怪物侧躺着,似乎没有感觉到李顺天正在靠近,甚至发出微弱的呼吸声。李顺天举起斧头,闭上眼睛,狠狠的一斧头剁下去。只听“哎呀”一声惨嚎,那怪物瞬间腾空而起,夺门而去。李顺天睁开眼睛,那怪物已不见,只有一小截尾巴留在炕上,痛苦的扭转着。李顺天从炕上抓起这以小截尾巴顺着门扔进了雨水里。那一小截尾巴被丢进水里后忽然失去了踪影。李顺天掐住接生婆的人中,并喂了口水。接生婆慢慢苏醒过来,睁着惊恐的大眼睛,嘴里喃喃着“怪物,怪物。”说罢一下坐起,夺门飞奔而去。  老李家媳妇生了个怪物,一时间村里的传言沸沸扬扬。村里的老者来了,李顺天的媳妇正在呜呜哭着找自己的孩子。老者听了接生婆的传言,又听了李顺天的描述,摸了摸发白的胡须,“孩子,你们知道那怪物是啥?那就是龙啊!他化成雷电劈死了你家门前的槐树精,钻进你媳妇的肚子里。我给你们算过了,你们两个这辈子注定无子养老,你媳妇怀孕的时候我就在猜想这是何方妖孽钻进了你媳妇的肚子里,我毕竟是凡人,猜来猜去猜不透啊。没成想是你家门前这棵老槐树成了精,钻进你媳妇肚子里。孩子,你们去门口看看那棵被雷劈死的老槐树,断处隐约可见有血流出啊。是这龙救了你们,他化作闪电劈死了老槐树的妖体,又钻进你媳妇肚子里杀死了老槐树的元神,没想到你媳妇正好到了分娩期限,就顺着你媳妇的肚子生下来了,造孽啊。现在你得罪了天神,希望他可以念在你媳妇的生身之恩,不予计较,否则你必将大祸临头啊。”  李顺天和妻子在一旁听着老者的话,脸色由红转黑,由黑变灰,最后脸色完全苍白。老者咳嗽了一声接着说“本来那龙生下来元气虚脱,两个时辰过去元气恢复必然将自行离去,被你这一斧头砍下去,只怕元气未恢复,又受了你这一斧头,恐怕回不了天庭了。那老槐树我也是听老辈传言猜测出来的。据说槐树生长千年以后,吸收天地之精华可以幻化成人形,危害人间,无所不能。你家门前这棵槐树恐怕已在千年之外了,还有村东头那棵槐树,听老辈人说还这棵槐树的树龄差不了许多,恐怕以后也会给咱村带来灾祸啊。山上有一天池深不见底,我想你们生下那龙十有八九会去那里面藏身,你们要在天池四周垒起高墙,防村中孩子嬉闹,往天池里扔石头,打扰了他的修行,他本是天神,万万不可得罪。山上的小庙现无正位,你们可以请人雕塑龙身,放与庙中顶礼膜拜。”说完这些老人姗姗离去,夫妻两人在屋内呆了半天。  几天后,村里哭声一片,那老者无疾而终,享年一百零三岁。老者的婚礼办的异常隆重,村里大小六千来口人参加了葬礼。这老者在村中德高望重,一百多岁的人说话有始有终,眼不花,耳不聋,身体一直健健康康,又能掐会算,在村民心中的地位及其尊崇。年龄稍微大点的在摇头叹息,并岑然泪下,只有他们心里明白这老者是因为泄露了天机,被降罪而死。心中更是增添了几份敬意。想明哲保身之辈何其多,而老者也算到时日无多,不如将天机泄与世人,可提早想法面对以后的灾难。老者一身素裹,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须,在众人真切的哭喊声中下葬。老者死后,李顺天组织了族人在天池周边垒起了高墙,并在天池边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嘴里念念有词,意思是让那龙原谅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神威,耽误了神龙飞天。虽不敢自认其父,但请看在媳妇生身之恩的份上,安心修行,将来一日功德圆满,早返天庭。又到小庙之内塑了龙身人面像,安上供桌,摆上贡品,自此香火不断,附近村民也闻名前来膜拜。  大村村后这山,绵延几百里,山虽不高,但林密。其中的山洞不计其数,村庄散散落落的藏在山里。经常受到各种野兽的侵扰,近段时间解家囤附近出现了一只怪兽,不但伤害牲畜,甚至上山打柴的农夫也失踪了好几个,村民怀疑被那怪兽吃了。更惊人的是,每到晚上上灯时分,那野兽便在山岭行走,其眼光深绿,发射出幽蓝可怕的光芒,传说只要是看到那种光芒的人家肯定会有灾祸,不是少鸡少牛,就是少人。因此每到这个时刻,家家关门堵户,夜寝不得安心。听了大村神龙出现的传说,于是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前来膜拜,希望神龙能帮助消其灾。路上一老者说“咱山上那怪兽会不会就是大村那神龙化身,据说天神落于凡间就失去了天神的身份,会变成妖怪的。万一真是他我们去求他有什么用?”其中最年老的接话了“少胡说,龙就是龙,怎么会变成妖怪?据说那龙是大村李顺天妻子所生,龙身人面,眼光又怎么会那么吓人?退一万步说,即使真的是他,我们诚心前去祈求,想必也会看在我们的真诚份上,放我们一马。”另外几个老者随声符合着,说着说着就来到了小庙中,先是顶礼膜拜一番,又往供桌上摆满了丰厚的贡品。接着将村里发生的情况写在黄标纸上在供桌前焚烧,怕神龙收不到,又到天池边将村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树林里传出一声龙啸,绵延悠长,几乎附近的几个村子里都清楚的听到了这声龙啸,那啸声清脆刺耳,亢奋有力。不解其情的人又开始了猜测,只有解家囤的人明白,看来神龙真的收到了他们的请求,前来降伏怪兽了,在各自的家中无不欢舞雀跃。大清早,几个胆大的人挎上土枪出发了,想去看看战果怎样,那究竟是个什么怪兽。结伴走进密林深处,见一只吊颈白额大虫躺在地上,已死去多时。众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虽说山上有不少猛兽,但以狼居多,老虎还从未见到,尤其这老虎体格健硕,一看就知凶残无比。大家合伙将老虎抬回了家,众邻一看,都吓了一跳,纷纷跪地朝池子方向膜拜,谢神龙的除兽之恩,来日定当在备厚礼到庙中上贡。一时间神龙名声大矂,前来顶礼膜拜的人络绎不绝。签于神龙是李顺天妻子所生,村长决定将小庙规模扩大,所得香火钱留下翻新旧庙,多出的和以后收到的都归李顺天所有。李顺天虽然注定命中无子,但也解了养老之忧。  山的最深处住着十几户人家,连个村名也没有。因为地势偏僻,很少有人到达这里。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也只能在山上开点地,播上种,等待秋季的收获。冬天冷了,就到山上砍点木柴,日子过的虽然穷,但还不至于饿死。但是越偏僻的地方越容易引起怪物的兴趣,因为人少,对他们的伤害自然就小。他们遇到的可不是一般的怪物,是一只长着九个头的鹰。这鹰据说也是经过几百年修炼得以长出九个头,法力倒没有多少,只是比平常鹰凶悍,并且九个头相当与九条生命,即使你砍下他的一个头,他依然可以活,要想杀死他,得把他的九个头一下全砍掉,否则过段时间后你砍下的这颗头又会完好无损的长出来。这鹰性情极恶,专拣那些个头大的动物攻击,而且喜欢攻击人。平常的鹰也只能抓起一只兔子,他却可以抓起一个成年人。上次来到这里把张二狗他爸一下就抓到空中,幸亏张二狗他二叔是个猎手,使的一手好弓箭,顺手一搭弦,嗖的一只箭出去,正好射到那鹰的一颗头,那鹰惨叫一声,负伤而逃,将张二狗他爸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条腿成了残疾。自从那鹰出现以后村名因那鹰九个头变给了那鹰九头鹰的称呼,这九头鹰也给这山里人蒙上了阴影。果不其然,这九头鹰上次吃亏之后还不到十天就回来报仇,他不认识人,但认识屋子,这一来就不停的在张二狗家的屋子上空盘旋。张二狗他妈自从上次看到二狗爸被九头鹰叼到空中,已受了惊吓,如今见那九头鹰又在上空盘旋,赶紧听小叔劝说回到屋里死死的将门顶住。张二狗他二叔也躲在窗户里面偷偷的拿箭射向九头鹰,射到箭绝九头鹰却毫发未伤,原因是上次九头鹰叼着人躲闪不够迅速,并且突然之间没有防备,这才中了他二叔的箭。这九头鹰虽凶恶,却并不攻击建筑物,可能他也知道省点力气。这样盘旋了半天连个人影也没见,气呼呼的飞走了,此后的白天晚上经常可以见到他前来侦查,村民们也憋足了气,只要他来,吓的在屋里连大气也不敢出。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时日要维持多久。  他们很少到外面去,自然也不知道到哪里求救,只希望哪天有人经过这里可以带走这里的处境,让外面的人想办法前来相助。两个多月过去了,依然没有人来,这里的人开始着急了,眼看春耕的季节就要过去了。如果在不下种秋天可吃什么。焦急之情写在人们的脸上。人们开始想到了祈祷,祈祷苍天派天神下来降伏九头鹰,让他们得以重见天日。于是在院子里摆起了供桌,大家一起跪伏在地上,心诚的祈祷着。夜里,九头鹰又来了,这么黑的夜,那鹰眼射出惨绿的光芒。忽然村民听到一声长啸,声音清脆悦耳,亢奋有力。村民正在猜疑,这世道,怪兽当道,这一个还没走,又来一个。正猜疑间猛听那九头鹰一声惨叫,向着远方飞去,偶尔还能听到传回几声挣扎的惨叫。村民拿着棍棒从屋子里走出来,那九头鹰已不知去向。第二天,大村的人们在天池发现一只鹰的尸体,奇怪的是那鹰有九个头,村民议论纷纷,谁也无法说出这是怎么回事,却不知那九头鹰正是被神龙制服,拖进水里,可怜那九头鹰只知道自己有九个头,要一次性全部割下九个头才能断送性命,没想到到了水里那九个头一起进水,终于还是结果了自己的性命。山里的人终于走出来了,打听到九头鹰死于天池中,也打听到天池里住着一条神龙,自然心里清楚是神龙杀死了那九头鹰,于是奔走相告,神龙的传说也越传越玄乎,整个即墨城开始轰动。  在人们的顶礼膜拜中,神龙潜心在天池中修行,希望自己的功力尽快恢复,可以早日返回天庭。虽然他先后除了两只怪兽,可一块心病终日堵在心头。想当初玉帝派自己下凡除那槐树精,没想到却被李顺天砍下尾巴,元气打伤,一时之间无法回去复命。本来这大村有两颗老槐树,因那棵还未成精,玉帝只命他除掉这棵。可现在因自己元气未复,在这停留了这么长时间,那可槐树成精之日日近,以自己现在的功力,未必除的了那槐树精,即使除掉槐树精自己也将元气大伤,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回天庭之日恐怕要等到百年之后了。这思来想去就在心里落下了心病。  李顺天媳妇自从知道诞下龙胎之后,虽然明知那不是自己的孩子,可骨肉连心,终日担心神龙的伤势,每每想起便落泪,李顺天也想尽办法安慰,可怀胎九月之辛和痛失骨肉之痛怎能是三言两语可以劝说的,在半年之后眼睛因整日哭啼而失明。失明之后更是足不出户,精神涣散的坐与炕头,失明的眼睛里不断流出泪水。在天池修行的神龙感应到这份痴情,每每在阴天下雨之时悄悄来到母亲的床前跪拜,虽然自己不是她的儿子,可毕竟自己是从她腹中出来,现在的神龙之身可说是李顺天媳妇再造。每次来他总是这样跪在母亲面前,静静的看着,而李顺天媳妇也丝毫未觉,只有当李顺天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神龙才从窗户恋恋不舍的离去。刚开始他恨李顺天,耽误了他回天庭的行程,砍下了自己的尾巴。但居于天池中长期修行,也从人们的言语中明白了什么,于是便不再恨李顺天,只是凡人与天神有别,他不想触犯天规。甚至在心里他承认李顺天是自己的父亲。这次他来,是来和他们道别的,过几天槐树就成精了,他必须在槐树刚成精,元气虚弱的时候还槐树精进行一场生死较量。最差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到时候只怕见不到他们了。他甚至决定破一次天规,见李顺天一面,到那天站死了玉帝也无法惩罚自己了。所以李顺天来的时候他依然跪在那里。李顺天是低着头进门的,猛一抬头见到神龙跪在妻子面前,而妻子还是坐在炕上精神涣散的流着泪,男人的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如滂沱大雨,如泄闸黄河,真正是老泪纵横。神龙跪着转过身来,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好好照顾母亲,我要走了。”说玩刷的一下从窗户飞了出去,空中一句话传进李顺天的耳朵里“生我身的是我母亲,虽然我与你没有关系,但我已经承认你是我的父亲,虽然我没有叫你一声父亲,但请在我的金身上写下我的姓氏,我姓李。保重!”  三天后的那个夜里,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雨和闪电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傍晚才渐渐停息。雨后的天空很晴朗,日边的彩霞变换出一幕幕神奇的图画,一回变猫,一回边狗,一回又变成了牛。村东边的老槐树被雷劈死了,枝丫散落了一地。夜幕也在满满的降临,天空的颜色和图案也在发生着变化。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吊龙”。将人们的目光一下吸引到那遥远的天边,夕阳落下的地方。一片龙型的云彩在夕阳的反射下发出耀眼夺目的光环,正像被人用什么吊起似的,一点一点往上升,直至黑暗淹没了苍穹。 共 58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呈现性冷淡怎么治疗好
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好
如何预防癫痫病才有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