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体育

六六终于伦敦

发布时间:2019-10-09 04:26:34

六六:终于伦敦

六六

四合院

(作者为作家、着有《蜗居》、《心术》等,来自中国安徽,1999年来新)

大英帝国最辉煌的时期在200年前,而其对世界的影响,200年后依然……近千年的历史文化科学政治对世界的贡献,依旧无法阻挡那些朝圣的新贵们在此插上“到此一游”的旗帜。

英国的乡间太美,以至于到了伦敦,感觉失恋了,不会再爱。

你要我形容英国乡间的话,她是一位洋溢着奶香与草香,被太阳拥吻的少女,穿着白纱的衣裙,头上扎着花冠,手里拎着面包篮,笑盈盈地站在你面前。

而一踏进伦敦,你好像看见一名抽着香烟,皮肤暴晒到黝黑,满脸皱纹写着沧桑的贵妇,坐在开放的皇家花园,翘着二郎腿斜眼看你。

林语堂说,世界大同的理想生活,就是住在英国的乡村……

这一句话,就把伦敦排除在幸福之外。

伦敦面目可憎的原因是它得了全世界一样的大都市病:拥挤、无序、脏乱和急迫。地铁里的人行色匆匆,乡间的闲适与聊天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疲惫不堪和生活压力的脸。马路上到处都是垃圾,真不如上海街头干净。——毕竟,这个城市存在好几百年了,地面被轮胎碾压过的口香糖,都有可能是上世纪留下的。

这个感觉和巴黎相似——我在巴黎游览期间曾经总结过,两类人适合生活在大都市: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大资产阶级是享受都市胜利果实的一拨,而无产阶级是为大资产阶级享受胜利果实服务的一拨。

伦敦再次验证我的观点。

在没来伦敦以前,我天真地相信国内媒体的报道:中国炒房团炒热整个世界。

我以为近几年世界房价的复苏都是中国人贡献的。来了伦敦才发现中国人在这真说不上话。不去哈罗德不知道这里谁是真金主:有钱人太多,服务员不够用。爱马仕专柜前排队买包的全是中东人和俄罗斯人。街上开法拉利、宾利和阿斯顿马丁的,都是络腮胡,关键还都很年轻,包头巾。

繁荣大英帝国的物质标志

哈罗德(Harrods)是繁荣大英帝国的物质标志,全球只有这个独一无二的哈罗德,总共五任老板,没有一个开海外分部,他们都癫狂地认为哈罗德是世界的中心,哈罗德不需要分店,任何对哈罗德情有独钟的巨富,自然会从千里之外飞来购物。事实上,这是真的。哈罗德曾在打烊之后接待已故麦克杰逊,也曾接代理美国前总统里根非洲象的礼物——在哈罗德,没有你买不到的商品。

哈罗德的老板是法耶兹,他是埃及人。想象一下,一个埃及富豪拥有伦敦财富的标志和伦敦最顶尖的豪宅和英超球队。

法耶兹富有得低调,直到他儿子跟戴安娜王妃恋爱并死在巴黎的隧道那一刻起。他之后名扬世界——他跟英国王室打了十年官司,控告王室谋害他儿子和戴安娜。

英国有趣的地方在于,他们既能保持住传统,又能够柔性创新。他们是世界上最早君主立宪的国家。他们看起来与王权分立,却又默契地私下在一起。法耶兹作为一个给英国纳税25年的大金主,2010年愤而出售哈罗德,因为英国不给他永久居留。

法耶兹把他儿子的情感及他一生的财产都花在英国,英国却傲慢地拒绝他了。

现在哈罗德的新主人是卡塔尔控股。卡塔尔控股的实际老板是卡塔尔的王妃莫扎。她还是华伦天奴和曼联的老板,同时是Tiffany的大股东。你很难想象,伦敦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之都,幻想的哈利波特和活着的灰姑娘都会在这里相聚,你能看见只有在梦幻里才能见到的奇妙人物。

我们在伦敦住在海德公园边的凯悦酒店(Hyatt Regency)。海德公园这一片,就是我所说的大资本家的天堂。如果你搜索站,你会发现世界最贵的房子原来就在海德公园一片。五亿六亿人民币的房子不少,还只是公寓而已。关键是这一片区域就像上海的陆家嘴新天地那样,你鲜见本地居民——最好的街景,最贵的楼盘,都被风头最劲的买家占据。

最重要的记忆留给了伦敦

有一天逛街,我借用另一家五星酒店厕所。

这家酒店的厕所很独特,外面是巨大的化妆间,里面是富丽堂皇的厕所。化妆间里有许多来自非洲的妇女和儿童,正在换装。我才注意到门口有Party化妆间的标识。好奇问她们在做什么,答曰某个姑娘的成年礼Party。大惊,不明白她们为何千里迢迢来伦敦开个Party。再答:他们以前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他们印象里最伟大的城市就是伦敦,所以那个姑娘最重要的一天要在伦敦庆祝。

线上教育类微商城哪家好
微商城平台
裂变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