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星座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八章 柔肠寸寸相思留(九)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0:00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八章 柔肠寸寸相思留(九)

乌天仆取出一本经书,赫然便是那本金装手抄羊皮本的《本照经》,摆放在一张小几上。

朗声道:“日月老儿,你的面目原本已经昭然若揭,你论经十年,也不如书中的一个故事。”

秋容冬见了,激动起来,这就是他差人去找的那本书,不想却在这里看到了。

挑开夹层,乌天仆念了起来,乌刚听来,与当年还是孩子时听到高古说的一模一样。

日月佛脸上微微变色,感觉他建立起来的佛学系统大厦,巍峨耸立,在钟四郎的故事面前就将呼啦啦倾斜倒塌。

乌天仆洪钟样的声音在大厅中回响,故事中的魔西族首杀死魔东族首魔族国师秋狸的暗渡陈仓,钟四郎的胆色机警,人族与魔族纷争的起源,便是日月佛的邪经当道,五百年前的事渐渐展露出来。

秋容冬颤抖着上前,“日月我佛,你告诉我,五百年前的国师秋狸就是我的祖先么?”

他没想到祖先是这样一个人,挑起魔族霸占人族地盘,扩张势力,造成了无穷的灾祸。

日月佛宣号:“秋国师尽心尽力为魔族长远大计着想,是一代良相呀。你秋家出此人物,不是你的骄傲么?”

秋容冬见他假模假样,气急攻心,“哇”地吐出一口血,“我魔族本可快乐地住在五伦山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八章 柔肠寸寸相思留(九)

,到头来却到了这黑暗之地。谷郎,谷太子,我错怪你父亲了。”

当年谷攻峰一定观察到魔族被控制在日月佛手中,再无前途,有意向人族求得和解,却被秋容冬设计陷害打入冷宫。

谷郎上前扶住他。“魔西族首便是我谷家祖先,也……也是罪魁祸首,秋国主。只要我们……”

“不要……不要叫我国主,这个国主。本该是你谷家的,原本我以为杀破人族,才能为我魔族规划未来,却没想到你父亲才看得更远。”秋容冬后悔不迭,“这个国主之位,我现在还给谷家,你就是新的国主。”

他扳过谷郎的身子,耳语道:“卫公主此番前来。必定带有国事与我相商,你须得认真考虑。”

谷郎道:“不,你还是国主。”

秋容冬再也无心说下去:“我走了,谷郎,我对不住你,你好好带领我魔族,回到五伦山的光明之地。”

他一跳出宫,又是哇地一大口血吐出,踉踉跄跄地奔下山去。

日月佛笑看一切,目光凝聚在特利悉那身上。“悉那我儿。他们都千方百计地反对我,你怎么看?”

特利悉那一阵心酸,没想到父亲第一句话不是疼她爱她。不是问她过得好不好,而是要她毫无立场地站在他一边。

她轻轻道:“悉那此来,想带见到我的十五个孩子,带他们回到出生地。父亲与第七重天的恩怨,我是个女孩儿家家,我说不来。”

她不敢违逆父亲的意愿,说话小心翼翼的,可是即使她如此说话,也引起了日月佛的极大反感。

“悉那我儿。那十五个孤儿在木香宫玩得开心,被你三妹调教得很听话。我也喜欢得很,决定留他们在这里了。”

特利悉那大惊。她本来救下这十五个孤儿,就是出于善心,如今又要将他们置于魔地,不等于重新害了他们?罗蒂调教他们,还不是把他们教成了十五个魔鬼?

“父亲,让他们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岂不是更好?”她只觉得后背飕飕地冒凉气。

日月佛笑盈盈地道:“孩子们很想你,你也留下来。”

说着一手暴长,往特利悉那当头抓下。

特利悉那哪敢反抗,知道稍有不顺,那十五个孤儿从此就在魔地,为父亲平添十五个杀人工具,因此只得闭目等着日月佛这一抓,将自己留在木香宫。

众人都想不到日月佛笑逐颜开之际,说动手就动手。

乌刚与谷郎双双抢上,各出平生绝学阻拦。

谷郎离特利悉那更近,一手击向日月佛的来手,另一手抱了她纵身翻到门口。

乌刚元神拳被日月佛一荡,拳影歪斜。

只这眨眼间,三人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刚才都是暗自心惊。因为对手的力量太过强大。

谷郎向外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层层魔兵早已将木香宝殿围了个水泄不通,更不用说头顶上还有无数的狼头鹰,要想从这里出去已经无望。

乌刚此行目的,就是来帮特利悉那救出孩子的,见已开打,不再考虑其它,魂力暴涨,火魂化掌,远远打向莲花座上的日月佛。

那掌影中途化作一只火光怪兽,张牙舞爪地扑向正襟危坐的日月佛。

昌亚一抖手臂,就是千万箭气,同时朝日月佛射去。剑盗赞声好,也一同发出剑气。师徒俩一脉同源,打出的剑气闪闪发光,煞是好看。

乌天仆昌百山谌铁龙夫妇四人,更是不答话,不约而同地用《蝴蝶阴文》上的功夫攻击。

任我柔修炼没有这些人高,但是十年魔地生活,苦不堪言,加上奴役之辱,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一时七股力道,杂七杂八,夹剑带火,呼啸着同时攻向日月佛。

日月佛丹fèng美目微挑,双掌合什于胸,猛然间拍出一掌,将来袭的七道真力打得七零八落,这便是他傲立于世的“大佛手”,与欲界第一掌法“大悲印”齐名。

他细滑力世间独一,就算不用大佛手,整个身躯穿行在七股力道之间,也是游刃有余。

原来他利用的正是细滑力,将七道真力互相牵引,互相碰撞,力到中途,已经减半,再用大佛手那千古绝唱的掌力,轻而易举地一举击破,看似潇潇洒洒,实则是个巧妙之法,不然他日月佛纵有天大的本事,怎能硬碰硬地破开七道举世罕见的真力。

日月佛一击而破,立即翻了一下手掌,催动佛力再次惊暴一拍,一只真力幻化的巨掌只击向乌刚一人。

以乌刚的名声,自然首当其冲,他当之无愧是日月佛的第一对手。在王木峰上两人对了一掌,当时就觉得乌刚从此威胁到他了。

在日月佛心目中,此人不单修为日渐高深,而且在战场上的号召力,简直是振臂一呼,八方皆应。

偏生这人娶得一个好妻子,这个妻子掌管着一国之力,两人心心相通,所迸发出的力量简直可以将第七重天倒翻几翻。

因此,这人不死,他日月佛炼化魔刀的计谋终将是幻梦一场。

乌刚牵着妻子,左右站着长辈兄弟,他虽然暴怒如一头雄狮,却无奈施展不开手脚。

如果他一跃跳开,必定有人伤亡。

如果硬敌,席卷狂涌的佛力立即就会让卫见窒息而亡。

他深情地看了一眼卫见。

卫见也如火般看着他,这个公主对来袭的大佛手恍若不见。

她此时心中所想的是,乌刚说过,如果他死了,也是为她而死,将会成为一缕烟霞,围绕着她。她,卫见,也愿意成为一缕烟霞,围绕在他身边。未完待续。

...

安康治疗睾丸炎医院
安康治疗龟头炎方法
安康治疗龟头炎费用
安康治疗龟头炎医院
安康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