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肇庆资讯网 > 育儿

把陪审团断案故事引进国内十二公民是怎么做

发布时间:2019-12-01 16:53:32

  把陪审团断案故事引进国内 《十二公民》是怎么做的?

  影《十二怒汉》的《十二公民》来说,如何将原作品中的故事内核--陪审团对一桩案件的再判定--在面对不具备知识前提和群众基础的大环境内,进行跨境改编,就显得非常重要。

  可以说《十二公民》是一个在跨文化语境中,对西方文本改造还算不错的例子,得益于原来剧作的扎实,《十二公民》的创作者可以因地制宜地将这个故事中国化,而不用过多考虑故事结构等问题。这种改编首先体现在影片将故事放置在一个设定之中,即十二位陪审员只是作为法律专业学生的家长而在一所法律院校内进行探讨,其目的变得指向明确--为了孩子的学业。这样既避免了审查上的问题,也让整个陪审团对杀人案件的讨论有了立脚点。要知道,凶杀案便是一个富二代"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谜题,而在座的陪审员则都为人父母,这也就从情感上提供了陪审员探讨案情的可能。

  其次,《十二怒汉》是一个时代性的产物,对案情的推理、修正,引导观众寻求真相是一个方面,而潜藏在陪审员个体身上的个人经历与社会话题的巧妙融合,比如对女性、有色人种等话题的响应,甚至于对人与社会关系等宏大话题的思考,才是让《十二怒汉》能够在影史留下名字的关键。那么,《十二公民》的跨文化移植显然要考虑到影片的这些精髓,如何在密闭处所中利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构建不同的角色,深化影片的内涵,是一个难题。

  看看《十二公民》是如何做的。

  十二个陪审员身份各异,但却具备了当代中国社会鲜明的阶层特征,这里既有代表底层市民的保安,也有只为混一口营生的小贩、出租车司机,还有身份体面的教师、医生和检察官,还有个体老板等。影片对陪审员的身份做了细致的区分和选择,试图让这些人的身份具备代表当代中国的特质。而这些人所承载的故事,同样亦是五花八门。伴随着叙事中案情推定的发展,陪审员逐渐或主动或被动地呈现出自我的"心理创伤"。

  比如韩童生饰演的出租车司机,立场一直非常坚定,这种表面的顽劣固执背后,实际上潜藏着一个复杂的父子情感的故事。最开始沉默寡言的老爷子不仅勾连起一段过去的历史,同时也指涉到当下中国社会日益老龄化带来的养老问题。想考大学没考上当起大学保安的小哥,则更是当下络励志故事的一个变体,那个张口闭口外地人、河南人的老北京,则又响应了地域歧视在当下浮躁中国的显现。

  但是,并不是影片中所有陪审员的故事都是行云流水的,部分角色的故事倾诉太过突然,很有点刻意而为之的意思,缺少了和剧情本身衔接的紧密之感,显得突兀而不流畅,如卖保险的小天津、医生、数学老师和"混混儿",其角色形象略显平面,而这并不是"怪异"的外形所能够弥补的。

  从《十二公民》可见一个异域题材搬运到中国来经历了怎样的文化改造。导演徐昂凭借话剧扬名,而本片的大多数演员也都有大量的话剧表演经历,因此给表演增添了一些话剧色彩,但也得益于他们的台词功力,这个由大段大段对白勾连起来的故事,才不至于那么无聊。

  类似于家长会的前情设定以及显得多余的结尾,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影片本身的力量,成为"主旋律"所笼罩的一部影片。何冰饰演的检察官,那种"全知"和"无瑕疵"的人物塑造,让其身份显得做作。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整体而言,在这样一个混乱和俗气的电影市场,有《十二公民》这样的国产片观众应该珍惜,虽不完美,但起码在好莱坞大片和国产烂片之外,我们还有得选择。

摩羯座
星座爱情
凉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